记者在扶贫一线丨茶恩寺镇产业扶贫有看头



相传湘潭县茶恩寺镇境内湘衡驿道(现107国道)旁的凤凰山下有一寺,名曰“黄兴寺”,寺内僧侣常设一缸净茶,供过往行人解渴消乏。施茶善举感动南巡的乾隆皇帝,即兴赐题“茶恩寺”。茶恩寺镇缘此命名。

传说无从考证,但“善举”却一直在延续。近年来,茶恩寺镇党委政府因地制宜,因户施策,积极开展精准扶贫各项工作,打造了一系列产业扶贫“茶恩寺模式”,取得了卓有成效的脱贫攻坚经验。

8月19日至21日,记者在茶恩寺镇连续走村入户采访3天,尽管每天都是起早贪黑,而且每个地方采访的时间都是精打细算,但依然典型挖不尽、成果看不完。

合作社打造利益联结新机制

“姚田力,大伙儿休息了,你也出来休息一下,喝点水。”8月19日下午5时许,茶花村子曦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王彬喊了三次,姚田力才提着一大筐丝瓜从棚架里走出来。

这个名叫姚田力的中年妇女,娘家在贵州,与茶花村村民侯光会结婚20年来,一直只干些家务活,不愿外出做事挣钱,一家四口的生活全靠侯光会打零工维持。今年,在镇、村干部的鼓励和引导下,姚田力进入子曦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务工。到目前为止,按日薪90元计算,她的务工收入已接近1万元。尝到甜头的她,开始主动要求来菜地做事,而且很吃苦耐劳。

子曦蔬菜种植专业合作社创办于2015年,是茶花村产业扶贫的主阵地之一。这几年,在镇、村两级的引导扶持下,生产基地由当初的200多亩发展到700多亩,入社农户达30户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24户。有的农户以承包地入股,有的将承包地流转给合作社,还有的自己种地,由合作社提供种子种苗和技术,包回收产品。并且,凡是有劳动能力且愿意到合作社打工的村民,均按工日计酬,年收入1~2万元不等。相对固定的60多名村民中,贫困家庭成员约占三分之一。

原建档立卡贫困户侯海泉和侯谷平经过两三年的打工学习,先后成立了自己的种养殖专业合作社。其中,侯谷平的合作社18户社员里,有13户是贫困户,每户每年都有2万元以上的稳定收入;侯海泉的合作社成员中有12户贫困户,以种植水稻、蔬菜等为主,收入也不错。所有这些建档立卡贫困户,都实现了脱贫摘帽,有些还成了富裕户。

为了打造特色农产品品牌,去年茶花村成立了茶恩茶花土地股份合作社,注册了茶恩茶花商标,集中流转耕地1200多亩,转租给村民种植水稻、湘莲,饲养龙虾等。

到目前为止,茶花村的耕地基本实现了集中流转,并与县供销合作社携手,成立了湘潭市首家村级供销惠农服务合作社,为下一步的发展作准备。

“扶贫田”开创产业帮扶新模式

8月21日早餐后,茶恩寺镇分管农业的副镇长马人君说,先去看看东三村的“扶贫田”。什么是“扶贫田”?记者跟着去一探究竟。

与衡山县福田镇仅一条渠道之隔的东三村蒙公祠组、老屋湾组田垄中,有150亩优质一季稻已经黄边,大约三周之后就可以收割,目测亩产量600公斤以上。

马人君介绍,这些田由于受地理位置、水利条件等因素制约,各承包农户分散耕作难以打理,多年来收成均不太好,甚至存在部分抛荒现象,而周边以种田为生的贫困户想集中流转却没有成本。今年年初,本村惠农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胡孝成主动找到村“两委”协商,希望把这些田以村集体的名义统一流转过来,作为村里的产业扶贫基地。村“两委”经过认真研究,接受了胡孝成的提议及运作方案。这里,也就成了目前大家所称的“扶贫田”

“扶贫田”的耕、种、收、烘等机械成本和人工成本,以及种子、肥料等农资成本,全部由惠农合作社垫付,出产的稻谷由合作社按市场价回收,成本与收入两抵之后的盈利全部归贫困户。不管收成如何,每户贫困户的分红不低于2000元,风险由合作社承担。村里20多户贫困户中,有劳动能力的都可以来做事,按工日计酬。

除此之外,该镇柏棠村也有一个类似的产业扶贫基地。今年年初,柏棠村利用扶贫专项资金,修建了15个设施蔬菜大棚,无偿提供给11户贫困户使用,并聘请镇农推中心专业技术人员免费开展技术指导。截至目前,每个大棚出售辣椒的收入1500元~2000元不等。因残致贫的罗竹林,在基地里就有2个大棚,还代种别人一个大棚,西瓜、辣椒销售收入超过3000元。年逾古稀的村民魏志清也申请了一个蔬菜大棚,尽管家里与蔬菜大棚相距2公里远,但他坚持每天早出晚归来打理,并虚心向年轻人请教技术经验,成为了其他贫困户学习的榜样。

特色种养基地带来脱贫新动能

茶恩寺镇的丝瓜、白薯味道好、产量高,早已声名远播,是该镇发展蔬菜产业的拳头产品。近几年,茶恩寺的猕猴桃产业也开始兴盛起来,生产基地主要集中在青坪村。其中,宾益衡家庭农场、腾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分别有150多亩,为贫困家庭成员增加了就近就业的机会。

8月20日下午,记者慕名来到腾顺农业发展有限公司猕猴桃基地,公司负责人梁凤虎夫妇和十几个民工正在采摘猕猴桃。

梁凤虎说,开园采摘一周来,每天雇请的民工不下20人,大部分是附近村、组的贫困家庭成员,日薪80~100元不等,预计还要两周才能采摘完。

在这些民工中,60岁的黄迪清是侏儒症患者,他和本村的段仁智、宾九林等人都是因病致贫的贫困户,自2013年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以来,他们就在这里做事,每年人平务工收入从数千元逐渐增加到了1万多元。去年,合作社(公司)的猕猴桃基地开始投产,他们每年又将增加20天左右的务工收入。

离开猕猴桃基地,驱车10余分钟,就到了宁桥村的“稻蛙共生”基地——这是茶恩寺镇商会引进的一个产业发展项目。此时已夕阳西下,三五成群的村民在村道上休闲纳凉,隔着尼龙网欣赏沉甸甸的高杆“巨型稻”和黑压压的黑斑蛙。

正在尼龙网中投食的何燃介绍,他是这个种养殖基地的股东之一。由于今年才开始经营,所流转的150多亩稻田暂时只开发了30亩“稻蛙共生”区,其他的只种植“巨型稻”。目前这里日常管护人员5人,种稻、收稻忙季需要增加10人以上。待明年“稻蛙共生”区扩大,加之附近许多村民都希望加盟,劳务用工肯定会大增,当地贫困家庭成员想就业自然不成问题。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验证码: